斐匠

妹妹你大胆的往前走别回头

2018.4.2

我失恋了。

在愚人节当天。

也怪自己,开始的冲动,结束的冲动,但我不后悔,因为我知道他对我不够喜欢,只能用喜欢来衡量了,我甚至不敢打出爱这个字眼去描述这段关系。这也是我说我失恋了,而不是我分手了的原因。因为失恋是指一个痴情人被其恋爱对象抛弃,而分手常指情人各奔东西。

我们不是一对有情人,但说我是痴情人也不准确。

开始是我提的。在我跟他说“我们在一起吧,谈恋爱。”的时候,我不仅仅拿出了我全部的勇气,还带着朋友们给我的勇气。现在回想,也许当时一鼓作气的原因更多的是想要弥补当年的遗憾。我以为如果现在勇敢一点,主动一点,也许一切都会变得不一样。而事实证明我错了。

已经有结局的故事不该有续集。...

2017.6.28

很久没有写日记了。但是今天有一种特别想记录什么的心情,仔细想了想,可能是因为在幽暗的隧道里看到了一些火光。

经历了一段很颓废的日子,晨昏颠倒,睡到日晒三竿,所有的计划全部被推倒,不是被什么别的人否定,而是自己完全达不到自己的要求。其实这样说也是过高的估计了自己,因为这段日子里过得完全不像一个我想要的意义上的人,更像是一棵植物。之所以说是植物,是因为我的脑袋空空,而且真的,并不想与人接触。不知道应不应该说我的自信被完全摧毁了,因为这样太过绝对。唯一可以确认的是,我对生活完全迷茫了。

我有的时候在想,如果一个人去爬山,当他看到山顶的时候他可以只看着山顶,一直往上爬,如果他坚持不下去的话,我一定...

温水情书:

446.
艰难的讨好只能换来肆无忌惮。
你该取悦的是自己,不是这世界。

给自己的一封信

送给一个早就应该成熟的大朋友:

你有一种别人都没有的天赋,你的天赋是擅长搞砸一切。

约好的时间却总是迟到。制定了很多目标却总是达不到。小时候总在想,快点长大吧,长大了就自由了,世界就会变得丰富多彩起来。但是等你真的长大了,你为什么还想再大一点。大到多大才算是个头呢,人要活到多大才算是自由呢。童年的色彩十多年前就褪色了,青年时期是单调的红色,摆脱不了学业和分数的血红色。到了现在,直接变成了灰白色,你就等到头发花白的那天,直到那一天的中间的岁月是从灰白到黑白的过渡时期。这也许就是你的人生了。

到现在为止的人生的每一步上,你似乎都搞砸了一些重要的东西。甚至不知道是在哪个环节上出现了问题,也许只...

一个菠萝

霾,天色渐晚,压抑的不可名状。

北方的早春和晚秋一样,又躁又冷。西边在修路,去菜市场的人们不得不走的更远好去买些便宜饭菜回家果腹。扬起的灰尘转眼就消失不见,藏在空气里,埋伏在每个人周围。人声嘈杂,交通混乱,脏。

十字路口有个老伯在买菠萝,在距离菜市场还有一段距离的地方显得格外孤独。好像一个隐居的仙人困顿于此,任尘土脏了衣衫皮肤。这摊子冷清,没人光顾,甚至都没人多看一眼,老伯一脸麻木,在雾霾天里吸了口烟。

菠萝一颗一颗的摆在三轮车上,菠萝外面的皮又厚又扎手,上面蒙了一层土。啧,菠萝多无辜,摆在这里无端蒙了尘。如果挑一颗切开,我敢保证澄黄的颜色比今天的太阳还耀眼。想想就要流口水,外层的果肉松...

我要在海边大声哭喊
对着墨色的天和黑色的水
心中是炼狱
是无底深渊
而沧浪之声会将呼号掩盖

旁人见到我的背影
绝不会多做停留
不过是寻常过客
静静的站在那
欣赏荡漾的繁星

星光梦想

青慕:

边城诗社:



文/ 青慕


先当了命运的信徒
又做了人生的酒友
东倒西歪的活着
醒时发梦,梦里乍醒
十年,门前的树都成了栋梁之才
我仍旧庸庸碌碌


成则街坊邻里齐欢
败则高朋狐狗群散
活在这个冷血动物的时代
那里还有什么人情味


我曾想改变这个世界
世界也想改变我的想法
后来我们怒目相对
谁也没有妥协,谁也没能改变谁
欲望与饥饿日日不请自来
睡意与美梦夜夜有家不归


夜空下,我是个孩子
我张望着它,却又说不出一句话
与所有看的见星相比我也是一颗星
我也希望能用自己,照亮一片天空


17.01.23

孤独是什么
胸口憋涨
喉头酸痒
眼眶酸涩
深吸一口气憋住,看着月亮。

第一场雪的第二天

就像错过记录的昙花一现,在第一场雪的第二天才有了些感觉。绽放的惊艳和初雪的新鲜,在无法定格的时间和空间里,只好退而求其次的去选择纪念。与人分享时还以为永久的留住了这份感觉,但感觉再浓烈也会被时间风化。
落下的雪在肩头化了,种的花也颓了,然后太阳出来了。

感谢有你陪伴的每一个清晨。

2016-11-18 /  标签 : 早安萌宠 2  
上一页 1/3